liyowi

人言于我如浮云,天地遨游任我行! 有交无类,更喜美眉。

致中阳政府:
2014年过去了,然而始终无法平复2014年12月600元工资对我们基本生活不能保障的伤害。
我们了解了这600元的来由,证明得出:我们应该如此!是否该如此,我们无法提供相应的法律法规依据。然而从情感上来讲,若真该如此,政府是否应给民一条生路?若应,是否应该在中国最宏大、最传统,最具中国特色的春节前,将民生活堵死,?是否记得2011年的绩效补贴还没发给民众呢?哦,忘了,财政无财,得延缓。扣除年轻教师工资时,政府有无考虑可能每一个年轻教师家庭正如此时的政府财政一样,无财望延缓呢?这样想来政府是否应该考虑民众欠您的那点钱逐月扣除,而不至于民不聊生呢?
我们了解到周边县城年轻教师的工资远远高于我们,相信定是我们县特殊的财政情况决定的。试问我们县“财政收入低的特殊性”置于本市或本省的第一了吗?也罢!
教师13个月的工资去哪了呢?为了缩短教师与公务员的工资,美曰为“绩效提高时义务教育阶段教师先行一步”,没过多久全部事业单位绩效提高,距离缩短了吗?公务员依然拿着13个月的工资为国尽瘁,而教师的 呢?取消了还是扣除了呢?教师此刻连燃烧自己的力气都没了?
年轻教师从2011年开始绩效总数提高为260*12,翻开实际发放工资单,年轻教师你发现提高了吗?
也许此刻有人说,你们可以信访,可以寻找法律诉求嘛?试问这些是否需要一较长而不阶段的时间呢?休息日,去哪信访?平日中谁去管理课堂?我们不能拿政府的错去惩罚学生吧? 我们岂能效仿政府所为呢?把自己决策的失误强加给我们。
全体年轻教师敬上